【享像】那年被传讯到法庭的前第一夫人希拉里

2015年04月16日18:06  品图专栏  作者:宋晓刚  

文|新浪专栏 品图 宋晓刚

  1996年1月26日,美国首都华盛顿,冷风刺骨。

  而美国第一家庭也正遭受历史性的打击: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被传讯到华盛顿的地方法院,回答法官们关于“白水事件”的提问。所谓“白水事件”,是“白水开发公司案”的简称,是一桩源自1978年、涉嫌总统克林顿夫妇的经济案件。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第一夫人被传讯到法庭,自然备受关注。

  下午1点,我开车来到位于市区中心的地方法院,虽然比预定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,不料却早有一大批记者在这里等候多时了。在路边上停靠着美国五大电视台美国广播公司(abc)、国家广播公司(nbc)、哥伦比亚广播公司(cbs)、美国有线新闻电视网(cnn)和福克斯电视台(fox)的电视转播车,车上矗立着高高的卫星转播天线杆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专门搭设了演播台,记者正在做现场直播。在法院正门的外面,围起了一个四方形的圈子,供文字和摄影记者使用。平日在白宫、国会采访常碰到的一帮摄影记者都已到场并站好了位子,摩拳擦掌等着希拉里的到来。

  我停了车,背着摄影包,一手拿着300mm镜头,一手拿着采访用梯子走进法院门前的记者采访圈。《华盛顿邮报》的摄影记者莫里斯站在他的梯子上看到我,有些兴灾乐祸地喊到:“你来晚了。”

  “但愿希拉里不会晚,”我回答他。

  我确实来晚了。在采访圈里,记者主要集中在左、右两个角落,这样不论希拉里从哪个地方走,都会被“截停”。较多的记者把“赌注”押在左侧,架起了一堆话筒,记者们希望希拉里能坐车从这边进来,下车后对记者讲些什么。摄影记者也在那里用梯子架起了几堵墙。美国的媒体每家都派了数位记者分兵把守,以做到万无一失。而我只有一个人,必须做出选择。最终,我选择了左边的角落:如果希拉里当真从左边走,她将在这个角下车,我可以拍到她。如果她不按记者们设计的路线走,而是走圈子的右边,我赶过去也来得及。

  我安顿下来后,站在梯子上,四下观望,圈外好不热闹。看到一群人举着标语牌,高呼着口号。仔细观察,人群中竟然持有两种不同的观点,有的标语牌上写着“我们信任你”,对希拉里表示支持;而另外一些人举的标语牌上则写着“这次你坐到火上了”。在寒风中苦等待多时的记者不甘寂寞,一拥而上,冲着支持和反对的人群一通乱照,但又怕希拉里随时可能到达,又都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
  下午2点,希拉里准时出现了。她坐着一辆黑色的轿车。汽车正停在我守着的角落。希拉里低头钻出汽车,我迅速按下快门。她身穿一件深色大衣,抬头看见这么多的记者,丝毫不显慌乱,反而面带微笑。我想这种场面她是早预料到,有了心理准备。她走到麦克风前面,微笑着对记者说她是清白的,但没有回答任何问题,随后镇定地走进了法院的大门。

  时间在静静地流逝,气温也在不断下降。一个小时过去,希拉里没有出来。大家有些冻得招架不住了,在圈子里搓着手,跺着脚。两个小时过去了,希拉里没有出来。有人买来了热咖啡,一边喝着暖和身子,一边相互猜测着还要等待多长时间。三个小时过去了,希拉里仍然没有出来。收音机里也一遍遍广播着希拉里进去有多长时间了,还没有出来。电视台的记者也时时做现场直播,告诉观众法院外的情况。

  天渐渐黑了下来。逼人的寒气穿透我的皮夹克,使我浑身冰凉,手和脚都冻得麻木了。记者们在法院门前的灯光下,个个摇头叹气。

  傍晚6点多钟,希拉里终于走出了法院大门。面对记者,希拉里表示,她对由23人组成的大陪审团的调查尽可能地给予了合作,然后就离开了。她在对我们说话时,依然是那么镇静。

  我立即开车赶回分社,虽然由于时差的关系北京当时还是早上,并不用赶结稿时间,但我还是顾不上吃饭,就开始自己冲洗刚刚拍了的黑白胶卷,然后选片,在电脑上用扫描仪将底片扫描成电子文档,再将照片传回北京。传完照片,给分社的同事们看发稿的照片,大家都说照片拍得很好。

  第二天,我一查总社摄影部图片发稿目录,稿件没有发。打电话过去问,才得知原来因为希拉里于前一年在北京举行的“世界妇女大会”上言行不佳,早已遭到国内媒体封杀。但我做为驻美摄影记者,却没人通知我,我对此毫不知情,以至于白白在寒风中冻了几个小时。

  1996年底我驻外任期满回京,摄影部的领导还特意跟我说,这张照片确实拍得很好,可惜当时的特殊情况而没有发稿,深表遗憾。

  虽然当时没有发稿,后来再回忆起来,我拍下了这难得一见的场面,也是摄影记者应尽的职责,受冻了几个小时也是值得的。

栏目编辑|马俊岩

 

  (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立场。)

   

文章关键词: 第一夫人希拉里 希拉里宣布参加总统竞选 品图

   
分享到:
保存  |  打印  |  关闭

今天,摄影师们在新的传播环境中得到的个性解放,却有可能使他们成为艺术上的流浪者。今天的新闻和纪实摄影者需要变化,也需要信心。

执念未改,即新闻精英主义的思维未改;而窍门易得,是指岁岁年年花相似,但悲催的是,他们没意识到:换了人间。

达尔文首次利用摄影作为科学研究的工具,探讨在生物进化论理论视野下的人类情绪表达方式的改变。

单雄威:“每一趟回去,我都留下一些东西,象是镜头或者夹克什么的。中国在等着我回去。”

人类因为惧怕死亡,反而以极端狂欢的态度去艺术化死亡。

热文排行